• 第一次代理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约逊是法律大学的高材生。在校实习时,约逊曾在导师的带领下,成功地代理过好几个有名的案子,名声大振。大学刚毕业,当地一个叫斯他尔的老律师找到约逊,高薪聘请他当见习律师。

      

      可是,约逊跟着斯他尔见习不到半年,就辞职不干了。他从银行里贷笔款,租了个门面,又办齐相关手续,自己开了个律师事务所,正儿八经地当起了律师。

      

      约逊之所以另起炉灶单干,主要原因是约逊实在太看不起斯他尔的种种卑劣做法:斯他尔为了多捞钱,经常跟当事人、法官串通一气,用伪证、假证骗取钱财。作为一个法律大学毕业的新律师,约逊感到跟斯他尔这样的小人共事,简直就是对至高无上的法律和自己高贵人格的亵渎。约逊还准备在适当的时候,公开撰文揭露斯他尔的骗人伎俩,维护法律尊严和律师的荣誉。约逊相信凭着自己的才能、学识,一定能够在律师这个行当干出名堂来。

      

      不过,约逊的想法也太天真了,他的律师事务所开办快一个月了,一个代理人也没有找上门来,一笔生意也没有做过,急得他整天唉声叹气。就在约逊万分焦急的时候,一个叫威特的人找到了他。

      

      威特开门见山地对约逊说:“我想跟老婆离婚,不知你能不能代理?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极为兴奋,表现出对找上门来的第一单生意的格外热情和器重:“当然可以。只要你有充足的证据、正当理由,我就能够代理,而且保证百分百地在法庭上打赢官司。”

      

      威特叹了口气,说:“我老婆背着我,跟别人乱来,我把她跟人乱来乱搞的证据都掌握得很详细、很准确,像照片、电话录音磁带、书信等等。可是,她又不主动提出离婚。相反,我如果主动提出离婚,胜诉还好说,败诉的话我就得把我的一半家产分给她。她之所以不主动提出离婚,目的就在于此。而我,被绿帽子压得早就抬不起头了,迫切想跟她离婚。只是,我既要跟她离婚,又不能让她得到我的一分钱。因为,她是个荡妇。所以,我必须在法庭绝对胜诉。”

      

      说着,威特拿出一些照片、书信、录音磁带等,交给约逊看。约逊认真看过、听过所有证据后,心里更有把握,笑着说:“你这个案子,如果让我代理,保证马到成功,一诉必胜。”

      

      威特脸上露出了笑容,看来胜诉是他梦寐以求的事。但是,威特很快犹豫起来:“你是个新律师,没有经验,法官那里又不熟,万一上了法庭败诉了怎么办?那岂不是让那个荡妇得到便宜?”约逊拍着胸脯说:“这起案子,你尽管放心,只要让我代理,绝对胜诉。你可能不知道,我是著名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,不仅对各种法律条文倒背如流,而且还当过见习律师,经手的案子差不多全都以胜诉告终。再说,法庭是个讲理讲法的地方,只要有证据,能言善辩,就一定能够胜诉。”

      

      威特还是不相信约逊,迟迟疑疑地说:“可是,我对你还是不放万博体育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万博manbetⅹ官网因为有着最资深信息团购和活动而受到了大家的喜欢,万博注册网址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,万博体育网站设计了诸多人性化的功能和特性,省去繁琐的麻烦,让您轻松操作。心。万一败诉,怎么办?那岂不是让我既丢面子又丢钱财?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现在太需要一起成功的案子为自己树立威信和地位了,而威特这个案子无疑就是再合适不过的案子,只要上法庭百分之百能够胜诉。约逊决定不惜代价接下威特这个案子。约逊对犹豫不决的威特说:“如果你不信任我,我可以跟你订立合同。如果打输了官司,我负责向你赔偿50万美元损失,怎么样?”

      

      威特听到这里,来了精神,说:“照你这么说,我倒可以把案子交给你。不过,我们丑话说前头,先订好合同,把双方的责任以及赔偿要求写清楚。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连想也没有想,便抓起笔来,草拟了一份合同。威特看完合同,说:“这条必须写清楚,结果以法庭判决书最后判决为准。如果胜诉,我一文不少地付给你讼诉费。如果败诉,你赔偿我50万美元。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连连点头称是,这样的合同当然要以法庭判决书为准了,不然到时候怎么能够判定谁是谁非啊。两人当即签定了合同,约逊正式成了威特的代理人。代理威特的案子后,约逊立即着手向法庭提起诉讼。为了确保一诉成功,约逊费尽心思,把威特的证据材料反反复复看了又看、听了又听,达到烂熟于胸的地步,同时还把诉状写得有理有据,文采飞扬。

      

      很快,法庭开庭公开审理威特离婚案。作为第一次代理该案件的律师,约逊在法庭上引经据典,口若悬河,为威特的离婚案作了雄辩而又有力的指控,连高高坐在审判台上的法官,也不住地为约逊的出色表现频频点头。约逊暗自高兴,替威特代理的案子赢定了。

      

      控辩结束,法庭稍事休息后,即将进入宣判程序。按照规定,法官在宣读判决前,最后一次询问当事人的意见和要求。恰巧这时,让所有人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威特在回答法官询问时,石破天惊地回答说:“我跟我的妻子已经和好如初,我撤诉。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万博体育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万博manbetⅹ官网因为有着最资深信息团购和活动而受到了大家的喜欢,万博注册网址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,万博体育网站设计了诸多人性化的功能和特性,省去繁琐的麻烦,让您轻松操作。头嗡地一下就要炸了。这个威特怎么会这样,眼看胜诉的判决书已经到手,怎么突然撤诉,他到底玩的什么把戏?约逊举手示意要发言,法官制止说:“既然当事人已经要求撤诉,本案也就至此结束。退庭!”

      

      走出法庭,威特拉上妻子,登上汽车后一溜烟地跑了。约逊失望极了,他知道自己陷入了威特设下的陷阱,因为法庭没有做出任何判决,说明他代理的这宗案子就以失败告终,按照合同就得赔偿50万美元。果然,当天晚上,威特找到约逊,掏出那份合同,说:“约逊先生,按照合同,你得赔我50万美元,怎么样,付款吧?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心里大叫,这个威特真是恶棍,居然用这种方式来诈骗人。但是,白纸黑字,即使是诈骗,也得认。可是,约逊刚从学校出来,连开办律师事务所的钱都是从银行贷款,现在他哪来的50万元赔偿威特?

      

      约逊苦丧着脸,说:“可是,威特先生,虽然我们有约在前,败诉我赔偿损失。但是,是你让法庭中止判决的。也就是说,这次败诉是你造成的,而非我代理人的缘由。所以,我不会对你赔款的。”

      

      威特嘿嘿笑着说:“约逊先生,你别忘了,如今是个法治社会,一切都得按法律来办事。事先,我俩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,以判决书为准,胜诉我支付代理费,败诉你赔偿我50万元,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。尽管这事很荒唐,但是毕竟是事实。我想,作为法学院的高才生,你总不该连这点也不懂吧?!”约逊想了想,痛苦地说:“威特先生,现在我知道了,从一开始你就专门设下圈套让我钻,骗取巨额赔款。但是你能不能实话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设下这个圈套来陷害我?我跟你前世无怨、后世无仇啊?”

      

      威特笑着说:“可以。我虽为一个骗子,但是从来都是光明正大地骗人的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,靠钻法律空子来骗人钱财的。我看到你开办律师事务所后,没有生意,就知道你急于想做成几宗生意,以树立你的威信,证明你的能力。于是,我就利用你这个心理,找上门来,求你代理我的离婚案。老实说,我给你提供的那些证据都是假的,也就是说是我跟我妻子合演出来的,目的是诱你上钩。最后让你跟我达成协议订立合同,并立字为据。然后,到法庭以后,眼看你已经胜利在望,我却忽然反其道而行之——撤诉,让你在法庭败下阵来。这样一来,我就很轻松、很容易得到巨额赔偿款。就这么简单,听明白了吗?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听后,大笑起来,说:“威特先生,你真是个老狐狸。不过,你可能忘了你的对手,我是干什么的?我是学法律的,是法学院的高材生,我懂得如何对付像你这样的小人。”

      

      说着,约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录音机,说:“你真够大胆的,居然敢在我的办公室里把你的所思、所作、所为和盘托出,你也一定不会料到我会把你刚才的话全录下来,然后拿到法庭指控你吗?!威特先生,怎么样,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按照《刑法》第一千九百四十三条、第九十六款、第七十条补充之规定,像你这样的诈骗行为,将会判处半年监禁,并被课以至少800万美元的罚款。怎么样,我们还是一起上法庭吧?”

      

      面对这些,威特一点也不惊慌,显然对约逊早有防备,他哈哈大笑起来:“约逊你也真是太孩子气了,太天真了!哈哈,你打开录音机听听,听听你的录音磁带里面,到底有什么内容?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瞪大眼睛,不解地望着威特,忙打开录音机。录音机里只听到磁带沙沙的转动声,没有其他任何声音,是一盘空白磁带。约逊吃惊起来,好好的录音机怎么会没有声音呢?

      

      威特奸笑着,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物件,摆弄着说:“看到没有,这是录音磁带干扰器,有了这个玩意儿,你的录音机就成了摆设,一点作用也不起,半句话也录不上。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知道,他遇到了真正高手,忙丢下面子,向威特求起情:“威特先生,你就饶了我吧,我现在已是身无分文,怎么可能拿出50万元赔你。”

      

      威特嘿嘿干笑:“要我饶你,那50万元怎么办?总不能让它白白飞了吧?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说:“只要免了50万元赔偿,你要我干什么都行。”

      

      威特笑着,走过去拍了拍约逊的肩膀,和蔼地说:“就等你这句话。老实说,这一切都是你的老板斯他尔设计的。他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让你继续到他那里干,也不要再写那些揭露司法腐败的文章了,怎么样,你有意见吗?”

      

      约逊只有连连点头的份,哪里还敢说个不字。这时,斯他尔走了进来,拍着约逊的肩头,说:“我真是太欣赏你的才干了,做梦都想把你拉到我的律师事务所里来,现在好了,终于如愿了。不然,我才不会舍下那到手的50万元呢。不过,有你加盟我的律师事务所,50万元是个小数,很容易挣到。”

      

      看着斯他尔得意忘形的样子,约逊难受至极,心里说这就是我们国家的法律。

    上一篇:心中有盏灯

    下一篇:不能坏了规矩